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区块链领域工资高,似乎是圈内圈外的统一共识。

从月薪 6 万挖编辑、记者,到月薪最高触及 10 万的工程师岗,区块链从业者曾被其他行业歆羡。

事实上,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一度盛行在区块链公司内部的代币模式。


无论是发行自己的代币,还是“项目跟投”“份额”等各项福利,加密货币市场好的时候,这些条件颇具诱惑性,但到了熊市,这些条件,有的反而成了公司死亡的“加速器”。

在区块链公司领着超额福利的林浩,“凭空”收到公司代币的立军,以为加入躺赚游戏,最后本金却付之东流的李湘……


这些主动或被动卷入这场“暴富游戏”的从业者,大部分已黯然离场。

我们相信,总有人能成为暴富神话中的主角,但更多幻想落空的人,才是整个行业由盛转衰周期的见证者、亲历者。


文 / 31QU 灵芝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赚最多的时候有 30 倍” 


去年年初,区块链还处在飞速膨胀阶段。分叉币叫嚣着取代比特币、币安刚冲进一线交易所的行列、Cboe 旗下子公司紧锣密鼓地推比特币 ETF……一切还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早就在币圈淘金的林浩,进了一家区块链公司,负责项目孵化。他告诉 31QU:“进公司不为其他,就是看中了老板的资源。”

林浩提到的资源,指的是“优质区块链项目的份额”,而这几乎成为当时区块链公司吸引员工的“标配”。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由于 ICO 已被认定为非法融资手段,很多区块链项目开始以新的面貌出现,此前的公开募资,变成了小范围圈子的游戏,而没有渠道的散户,就像没有门票的玩家。

但成为区块链公司员工,就几乎等于拿到了入场券。

由于公司不是在一线城市,林浩每个月的基本工资只有 4000 元。但林浩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进公司的时候,领导就承诺,这部分工资和公司福利比起来,“工资就是补贴”。

事实确实如此。“当时我们都疯了,一个项目好几倍收益,谁能淡定?”林浩回忆,他印象最深的项目是一家国内交易所推出的平台币,“当时平台币很火,BNB、HT 价格都在高位,跟风的平台也很多,我们拿到的这个项目,有人最多赚了 30 倍,”

当然了,赚了 30 倍的只是少数人的传说,他当时只吃了 8 倍,但已心满意足。

只要同事赚钱了,他们就请客庆祝,地点在公司楼下,老板开的餐厅。

币圈从不缺乏暴富故事。整个 2018 年,林浩接触了数十个区块链项目,全是老板拿回来的。“当时只要是公司推荐的项目,几乎都会有员工跟投。”林浩回忆,“和外面参差不齐的项目相比,公司筛选过的项目还算有保证,也没有代投费用。”

但在 2018 年下半年熊市降临后,林浩所在的公司也没能脱险。

前期老板拿回来的、让员工赚翻了的项目,开始暴跌。“我投的一个项目,上线时 2 毛,最高涨到 2 块,现在的价格是 1 分,这笔投资亏惨了。”林浩告诉 31QU。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但林浩认为自己还算幸运的,因为他算了一笔账,虽然破发、归零的项目不少,但整体而言,自己还是赚钱的。

但能保证盈亏平衡的员工只是少数,不少同事因“追高”而被深套。更严重的是,除了员工,老板还把拿来的项目份额,分给了部分 P2P 客户。

他告诉 31QU,这些 P2P 客户后期损失惨重,“部分人叫嚷着维权,让我们老板退币”。

团队代投,散户参与的情况并不少见,赚钱了还好,一旦项目破发,公司也很容易就陷入维权纠纷。

“跟着公司投项目,最后是这样的结局,不怪公司。”因为公司破产,如今已重回自由职业的林浩说道。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说好的福利,最后不了了之” 


2018 年上半年,宣布应用或研发区块链技术的上市公司达数十家,大部分情况下,只要涉足区块链的消息传出,公司股价总会在短时间暴涨,区块链中概股一度涨幅超过 600%。

区块链概念持续火热,互联网、科技公司也盘算着来分一杯羹。

与林浩的经历不同,立军所在的公司并不敢明目张胆地代投。他告诉 31QU,公司原本是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在徐小平大声疾呼冲进区块链革命浪潮的那个春节,他们和其他人一样,也开始筹划进军区块链游戏。

立军所在的公司并非独行者。2018 年上半年,包括腾讯、网易、百度在内的多家巨头,相继推出了区块链概念游戏。

他告诉 31QU,和巨头们的谨慎尝试不同,公司在项目成型后,他们自然而然地就发行项目 Token。

“当时的区块链非常火,每天能听到各种代币暴涨暴跌的消息,公司发 Token 后,因为是自己的项目,知根知底,也不怕跑路,”因此,虽然公司没有明令让员工跟投,但很多同事都买了一部分。立军回忆到,项目上线后,市场反响挺不错,创始人也意气风发,合计着要大干一场。

随之而来的,是水涨船高的公司福利。“当时我们的工资采取基本工资+福利的模式,发 Token 之后,原有工资不变,额外增加的是福利,这部分以公司代币来结算。”对于立军他们来说,工资不变,额外多了代币,当然是好事,“反正也没什么损失,没准儿还能涨起来呢。”

不过,这种欣欣向荣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

“从去年 8 月份开始,公司停掉了福利,说是攒到年底一起发。”立军告诉 31QU,但他听到的小道消息却是,因为代币跌的有点严重,部分员工开始反对收代币,“另外,行情变差了,今天发的币,明天可能就跌,公司也不敢这么玩。”

等到了年底,公司当初意气风发时承诺的员工福利没结果,再然后,逐渐没了消息,“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代币都破发了,再发也没意思。”立军平静地说。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公司保本,放心投吧。” 


6 万月薪招记者、抢人大战、频繁的融资消息,让区块链成为 2018 年最热门的就业方向之一。

去年 5 月,加入区块链公司的时候,老板并没有给李湘开出诱人的薪资,只是在提到附加条件时,老板暗示,公司后续会在内部推荐一些好的投资标的等福利。

“现在想起来,加入公司时,行业其实已经隐有熊市的迹象。”李湘告诉 31QU,破发的项目越来越多,偶尔还能听到维权的消息。“当时老板推荐了一些区块链项目,不过我本身是个风险偏好极低的人,每天看着币价下跌、投资者维权的消息,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李湘的同事就没那么胆小了,坐她旁边的男同事,跟着老板投了好几个项目,“我估计着,本金得有好几万”。

后来,项目的消息越来越少,公司开始传出新项目——量化基金。

当时,很多被认为“赚钱利器”的 Token Fund 被爆出“收不回投资”,开始转型做量化,大家公认,投资区块链项目已经不能挣钱,但量化还行。就连摩根、高盛等大牌基金经理也组建了团队,发布了首只 BTC 量化基金。


一时间,量化基金蔚然成风。

“我们和美国一家顶级量化基金达成了合作,公司的人都可以以 LP(31QU注:Limited Partner, 有限合伙人)身份参与,资金由他们来帮咱们打理。”去年 10 月底,李湘的老板在周会上表示。

“钱由华尔街的顶级基金管理,就算不赚也不会亏。”李湘这样认为,她从工资存款里凑了两万块,在交易所买了 6 个以太坊,打到了基金的钱包地址。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第一个月的收益的确喜人,达到 30%,也就是说,仅仅一个月,基金就给李湘赚了 6000 块,“远超出我的预计。”李湘告诉31QU,当时大家很兴奋,感觉找到了新的投资大陆。

好日子并没持续多久,“第二个月公布的收益是 20%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同事告诉我亏了。”李湘表示,因为项目是复投,第二个收益是负数。

但整体还是赚的,李湘还是挺放心。

等到第 3、4 个月,基金负责人却没有按时在微信群公布收益,直到群员主动@负责人,负责人才公布了收益,“由于这个月以太坊突然暴跌,即便我们尽快平仓,还是亏损了一部分。”这种扭捏的态度,让大家都开始怀疑了。

“又过了 1 周,其中一位同事退出了项目,他要把币拿回来还给朋友——因为他入金的大部分币是借来的。”李湘回忆说,那时候市场已经恶化,以太坊价格从开始的 3 千元下跌到了 1 千 5 百元。

很多人坚持不住了,相继退出了计划,连那位跟着老板投项目“可能赚了钱”的同事,也退出了群聊。

不久后,老板在周会上表示,如果大家退出项目时,相对法币还亏钱的话,“我给大家补上。”

后来,李湘退出了计划,6 个以太坊,最后返回 7 个;按金本位算,2 万元的投资,最终剩下  1 万多元。

但李湘没好意思去找老板补差额:“因为退出的时候,我已经向老板递交了辞职信。”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辛苦加班换来的币,归零了。” 


和其他参加各种项目私募、二级市场交易的人不同,区块链公司的品牌负责人李宏与币圈离得有点远。

据李宏介绍,他所在的公司是“技术范儿,重点在技术研发与应用落地”。进公司之前,他没听过比特币,更不了解加密货币。

不过,他们公司的老总并不只有这家一家公司,仅加密货币交易所类,老板就参投了多家。


李宏工位的对面就是其中一家交易所员工的办公区域,“听说 2016 年就已经运营了,还因为什么山寨币为人所知。”李宏告诉31QU,“每天都能听到客服给人打电话。”

但币价的涨跌依然和李宏关系不大,虽然进公司将近半年,他没投资任何一种加密货币。

但李宏和币圈的疏离,突然被打破了。去年 2 月,人事部门突然在公司群里发了一个公告,称公司将采用新的考核方式,各项考核被折算成积分,人事部门会依据积分多少,给员工提供一些福利。

这项“福利”,就是各种 Token。

“当时部门经常加班,也没加班费,如果公司出了制度,我们可以获益当然是好事。”李宏告诉31QU。

果不其然,两个月后,公司人事负责人召集部门开小会,主要介绍了两个项目,一是老总投资那家交易所,另一个是公司深度合作的区块链项目。而员工福利,就是可以用积分换交易所的平台币,或者换这家项目的 Token

“大家都说公司想模仿华为内部的‘虚拟股’。”李宏表示,反正员工积分也不能变现,不如投出去,“没准能赚一点。”

李宏将自己全部的 3 万积分换成了项目代币。兑完积分的李宏就没再关注价格,只记得当时账户里的币折合人民币数量,“最多有 2 万元”。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加密货币市场风云变幻,随着熊市来临,币价跌破发行价、归零的项目比比皆是。有数据统计,截至 2018 年 11 月,全球范围内还活跃的区块链项目不足 1700 个,这意味着有 98% 的区块链项目已经死亡,或者暂停进程。

“去年年底,我登录交易所查看,发现交易所竟然暂停了那个币的交易。”李宏赶紧问同事,这才得知,早在 11 月份,平台就出了公告,让用户将币提到其他交易所,如今已不能在该平台操作。

“可笑的是,我听同事底下说,老板投资的这个项目,已经暂停运营,官网也没人维护了。”李宏一度郁闷不已。

“还是好好工作吧,这玩法实在不靠谱。”他表示如今自己已经看开,“就当没有过这笔钱。”

从熊到牛,再从牛到熊,牛熊切换之间,这个光怪陆离的区块链行业,展现出来的员工浮世绘,或多或少,都代表了行业早期畸形、野蛮生长的状态。

潮起潮落是自然规律,潮起涌动着跟风、暴富与希望,潮落时则布满了不甘和唏嘘。


这场区块链革命浪潮,席卷了无数人,也让很多人经历了“暴富的幻想”,一旦热度消退,跟风而至的投机者们,也开始迅速退场。

值得庆幸的是,就在加密货币行业的当下,仍有人步履不停,逐梦区块链。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31QU):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本文链接地址: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https://www.xiaojiucai.vip/1093.html

  • 小韭菜-让投资回归理性
  • 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只为分享知识,不代表小韭菜支持或认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韭菜 » 区块链从业者“暴富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小韭菜的自我修养小韭菜的自我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