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生死莆田系

生死莆田系

本文来源:理想国

作者 | 李米


1998年,“中国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的大海公司在打一种叫“淋必治”的假药,打到药店都不敢再卖后,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民营医院。

 

按照医院的要求:先看病后开药。巧合的是,这些去调查的无病工作人员被“诊断”出性病。

 

大海公司继续调查后发现,这些医院有两个规律: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以及都是福建莆田东庄人开的。

 

那一年年底,卫生部纠风办向全国通报了福建莆田农民性病游医在全国大肆诈骗钱财、坑害患者的非法活动情况,要求各地严加查处。

 

莆田游医的中坚力量:詹国团以及詹氏家族因此沉寂,詹国团出走新加坡。

 

半年后,太原《都市生活》的两名记者走进当地多家医院,经历了与大海公司员工一样的遭遇。虚假营销+承包科室+过度医疗,莆田性病游医的遮羞布由此揭开。

 

二十年过去了,莆田系医院遭遇多次鞭笞,却始终无法摆脱这“三宗罪“。

 

4月25日,深圳龙岗警方披露了打掉的一起涉医诈骗犯罪团伙。“莆田系医院”、“网络医托”、“百度竞价排名”串联起诱骗的过程。

 

很快,成立于的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做出了回应:立即安排自查自纠。

生死莆田系 

人们没有想到的是,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是社会众怒的一大步,却只是无良医院和广告竞价排名的一小步。


生死莆田系


如果因为头痛睡不好,去百度搜索“最近失眠怎么办“时,看到了医院的广告,不要理。

 

如果你打开了在线咨询,又听了他们的建议到对应科室治疗,摆在你面前也许是高额费用,以及毫无效果。

 

据深圳公安局龙岗分局发布的文章,在清查行动中,深圳龙岗警方发现一家公司为“网络医托”窝点。

 

这家深圳市山水医疗投资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冒充医生推销野鸡医院,营销话术就在桌面上:“我是胡主任医生,你的病情较严重,必须马上到医院治疗”。

 

骗来的病患被引导到昆明安定精神病医院和长沙市、广州市的两家医院精神科。而百度竞价排名,是整个过程的重要一步。

 

一名患者就是在百度搜索时看到医院广告,通过在线咨询后,到长沙的对应科室治疗。前后花了2.3万元,毫无效果。

 

有意思的是,在昆明安定医院,民警找到10余份由当地卫生部门转来的投诉单,均是因收费过高和疗效同宣传不符而被病患投诉。

 

这些投诉单,就跟那些治疗的药物一样,没多大的用处。

 

昆明安定医院是山水公司负责人苏某持股,后两家科室则是每月10万元承包而来。山水公司,以及长沙、广州两家医院的背后,都指向了福建莆田。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很快做出了回应,立即安排自查自纠的同时,强调了这两家医院不是总会会员。

 

两家非会员医院,惊动了莆田健康产业总会。

 

这是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对有关莆田民营医院相关事件的首次公开表态,距离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全面叫停与百度竞价推广上合作已经四年,离魏则西事件已经三年。


生死莆田系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于2014年,陈德良是终身荣誉会长。第一届的成员名单中,包括了詹国团、陈金章、林志忠、黄德锋等人。

 

这几个人,曾串起了莆田系医院的一片天。

 

在王海打假的两年前,莆田民间从医“鼻祖”陈德良正式隐退江湖。

 

陈德良靠着一个治疗疥疮的偏方游医四海,80年代初就成了当地少有的“万元户”。发家致富的陈德良陆续收了8个徒弟,其中包括詹国团。他带着这这8人开始到各地游医。

 

每到一个地方,在车站对面的旅馆租下两间房间,一间看病、一间开药。他们靠着在电线杆上、街边贴小广告招揽患者。

 

遇到没有见过的皮肤病,就去当地的新华书店找相关的书,再到到公立医院去抓药卖给患者。

 

这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广告、以及让患者掏钱的话术。

 

这8个徒弟,把莆田游医模式带到了全国各地,其中詹国团把这两样发挥到了极致。从电线杆到电视台,再到公立医院去承包科室,这都是当时最好的广告。

 

当时的莆田系医院,聚焦于几种疾病:泌尿、性病、不孕不育、狐臭、肝炎、割包皮,都是些患者难以启齿,医疗风险又低的疾病。

 

早年还在租旅馆看病的詹国团,曾遇上过租旅馆卖饲料的刘永好。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首批加入的14家创始成员中,11个来自莆田。

 

有意思的是,依靠刘永行的赞助才能开公司的王海,在1998年给了詹国团以及莆田系重重一击。

 

继卫生部纠风办向全国通报了福建莆田农民性病游医的情况后,2000年,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政府的非营利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

 

直到2004年,承包科室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众多莆田系合作项目因此被强行终止。

 

那只是莆田系医院发展中的一个阶段,他们早已经进行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开启了自建医院的时代。

 

2003年,加入新加坡籍的詹国团回来了,带着一家自建的大型综合性国际医院——浙江新安国际医院。

 

经过多年的发展,莆田系的四大家族初具雏形:陈、詹、林、黄。

 

陈氏家族的医院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字样开头;

 

詹氏家族旗下医院以玛丽、玛利亚等字样开头;

 

林氏家族在全国开有大量和美系、现代系女子医院、博爱医院、仁爱医院;

 

黄氏家族旗下除了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外,五洲女子医院。

 

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过去,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于是,有了莆田健康产业总会。


生死莆田系


那个与健康有关的名字,带来的也许不一定是健康。

生死莆田系

图片来源:电视剧《十八岁的天空》

 

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中,上海康新医疗集团的陈新贤,就是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第一届的常务副理事长之一。

 

在魏则西事件的一年前,由于百度竞价推广的成本越来越高,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宣布全体会员单位在2015年4月5日零时起全面停止与百度在竞价推广上的合作,甚至以各地分会、巡查办等名义对未下线百度推广的医疗机构发动了大规模“恶意点击”。

 

显然,巨大的收益面前,内部的意见分化了。在利益面前,有些原罪,是难以粉饰掉的。

 

2019年1月,福州鼓楼医院被指收近1700元天价掏耳费。这家医院就有詹氏家族的身影,曾在三年内有5次因为广告受到行政处罚。

 

3月12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了2018年查处的十大侵犯消费者权益案件,其中“8家民营医院不正当竞争”。

 

方式主要有:通过百度竞价排名发布虚假广告、利用微信小程序名称混淆其与知名医院关系、利用官网或者微信小程序进行虚假宣传等方式。

 

其中,上海徐浦中医院的董事中有林明雄、詹国强的名字,两人对公司分别间接持股38%、12%。

 

蒙派营销告诉我们,捷径往往是很难戒掉的。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发起人之一林国良,清空了华韩整形的股份后,正在身份上远离莆田系医院。

 

2013年,抓住五粮液与史玉柱合作黄金酒的时期,林国良与贵州茅台一起,推出了黄金酒。

 

推出当年,海口一位市民张先生花费69.7万元,购买了一批包括年份15年、30年的“茅台白金酒”,事后发现这酒虚假宣传,茅台白金酒被判退赔200多万。

 

2019年2月18日,茅台的一纸文件通知,集团公司不再授权白金酒使用集团和知识产权,生产业务由保健酒业公司接管。

 

这一切早有苗头。2018年,白金五星级酒以“茅台集团出品原浆酒”为噱头宣传推介,被茅台集团内部通报指出。

 

把白金酒推向市场的,是把背背佳、好记星、8848手机推向市场的蔡芳新。

 

能够一起共事的,果然都是同类人。


生死莆田系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的背后,透露着莆田系医院转型的焦虑。

 

莆田系医院难以摆脱历史遗留问题,在多年的家族管理以及多方利益盘根错节下,财务以及管理混乱,不管是继续扩张还是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一件难事。

 

陈氏家族的艺星医疗美容集团,在2018年7月向港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后,鲜有进展传出。

 

2011年,在浙江新安国际医院开业之后,詹国团与莆田市秀屿区达成合作意向,在莆田火车站片区建设福建国际新安医院。

 

项目包括三级甲等综合医院、三级专科医院、老人养生村,占地300亩。2016年6月,詹国团出现在开工仪式上。但之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

 

而莆田系医院的发家史,时刻提醒着他们:只要有一家还没有脱离最初的推广方式,莆田系的标签就难以撕去,生死都是莆田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家):生死莆田系

本文链接地址: 生死莆田系https://www.xiaojiucai.vip/1984.html

  • 小韭菜-让投资回归理性
  • 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只为分享知识,不代表小韭菜支持或认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韭菜 » 生死莆田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小韭菜的自我修养小韭菜的自我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