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文|有山

编辑|文刀

距离回校做论文答辩还有3个月,热衷炒币的大学生大宇在国内某币圈论坛立了下Flag,“我要实盘1.9个比特币变10!变20!变50!”

22岁的大宇在东北一所高校读大四,自嘲“屌丝”。别的同学把比特币、区块链视作非法的洪水猛兽时,他进币圈已经快一年。

象牙塔学子未入社会,却在一年中亲身体验了币市投资的风波诡谲:入手EOS踏空亏损,跟风大V赚钱后膨胀,误入传销盘被割走生活费,玩合约爆仓血本无归,借校园贷堵上全部又在平台币上翻了身…….

好奇、欲望、膨胀、绝望,币市将人性中的这些软肋在大宇身上戳了个遍,“我喜欢币圈这种博弈感,但也让我没安全感。”

互联网网民的低龄化,也让数字货币、区块链这些新经济热点快速触及到校园。“工作没法改变命运”成了一些大学生参与炒币的原因之一。这一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美国、韩国这些加密货币的主流市场中,也有大学生的身影。

去年3月,金融网站The Student Loan Report(学生贷款报告)对1000名大学生发起调查。数据显示,有数百名受访的大学生正在“试验”杠杆投资,用教育贷款去投资虚拟货币。

在大宇看来,炒币吸引他的不仅仅是“财富自由”,“钱和自由,这是分开的。”操作时的心理博弈、标的选择和自担风险的意识都被他视作炒币经历中的人生收获。当然,也有亏大了时躲在角落里流过的泪。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论坛里立赚“10个BTC”的宏愿

3月,对于大学校园里的准毕业生来说是个关键的节骨眼。即将面临毕业、工作的大四学生,要么在公司实习,要么在学校忙毕业论文。

大宇不在学校,也不在公司,他在家盯着数字货币合约交易的盘。3月5日中午,他在国内某知名币圈论坛里敲下一行字,“屌丝学生励志做19年最闪耀的装X王,我要实盘1.9个比特币变10!变20!变50!”

紧接着,他简述了自己炒币一年的经历,贴上了他在交易平台上的合约开仓截图,手机上一点,便发送了出去。

一周已过,大宇的帖子已经有2万多人浏览,跟帖13页,每条留言他几乎都会回复,“火了说不上,我只是想梳理自己的经历。”他希望能一边回顾过往,一边思考毕业后的人生该怎么过。

像大宇这样参与炒币的大学生不在少数。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大学生”“炒币”的关键词,见诸报端的个案比比皆是:有人亏掉14万逃到柬埔寨想借卖六合彩翻身;有人3个月挣了百万身家;大学生创业群里的炒币客们把自己称为“有妄想症的大学生”。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搜索引擎中输入“大学生”“炒币”关键词结果

“有大学生炒币的没,亏了不少?进来聊聊”、“你对大学生炒币有什么看法”,诸如这样的话题不只在币圈社交平台上出现,天涯、豆瓣等主流社交论坛中也有网友在参与讨论。

大宇的故事下,也有和他一样的大学生留言,“看了你的帖子,我一个大二学生热血沸腾,我16年就开始买比特币了。”

他的故事没有太多传奇过往,但一年的炒币生涯却让他体验了币市投资的风波诡谲,还有那些从好奇开始、由赚钱膨胀、遭收割绝望、因荐币懊悔的复杂情绪。

这些经历和心绪没有将大宇驱逐出2019年的币市,在回到学校进行论文答辩前,他想在3个月里,通过数字货币的金融衍生品“合约交易”,积累更多的比特币。

炒过山寨币,趟过传销盘,大宇还是看好“始祖”比特币。

被称作“大饼”、“币王”的比特币是币圈最坚挺的数字货币,从诞生之初的一毛不值,经历了10年的发展,不但有了市场波动,还在2017年底冲上了历史最高点近2万美元,引发全球关注,但在2018年里一路向下,跌回到如今的3800美元上下。

大宇把2019年视作一个数字货币市场的“机会年”,而这一年正赶上他将毕业,他说,要趁着毕业前最后一点的自由时间,给自己博一个未来。

他把炒币赚来1.9个比特币当做本金,投进了合约交易。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曾因爆仓亏损2万元落泪

大宇不否认他有“以小博大”的心态。帖子下,很多“被合约搞惨了”的过来人劝他,有人建议他远离“高杠杆的产品”;有人提醒他“别太贪心”;有人劝他好好找个工作,挣钱定投,两不耽误。

他客客气气回复着每一个留言,“谢谢老哥建议,还有三个月毕业,毕业之后会尝试着做点什么,这段时间把重心放在这,谨慎谨慎再谨慎,试试看自己能走多远吧。”

4天时间,大宇的1.9个比特币变成了2.8个,现值7万多元,这笔钱抵得上他大学3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算是不少钱了。”

每次操作,大宇都会把开仓截图更新在帖子里。从截图看,他的投入不大,杠杆较高。他说,大多数情况下他都会见好就收,践行“等待时机伺庄而动”的小成本玩家策略。

他深知玩合约不能太贪,“谨慎”是他去年5月合约交易爆仓、血本无归后得到的一次最惨的教训,而合约也是他在炒币群里听了“以小博大”、“合约来钱快”的诱惑后上的车。

当时,炒币3个月的大宇赚了些钱,“谁会拒绝来钱快呢,刚开始玩合约就像在赌博,EOS当时只要运气稍微好点,随便一动就是几十个点。”

他投入100个EOS开了合约单,这些EOS在去年5月时值1万多元。大宇记得清楚,那是5月12日,他开了一张EOS的多单,只图像平日里赚个两三百块钱就收手。

市场并没有如他所期,当天下午,盘面大跳水,眼看钱要亏没了,大宇赶紧加了保证金,“当时的想法就是扛下来,如果回头再涨上去,我这钱就可以保住了。”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加仓后的大宇并没有等来好运气,爆仓短信出现在手机上,连本金带保证金总共亏损2万元,“这是我手里的大部分的积蓄。”

2万元对于一个大学生而言,几乎是一年的上学费用。难以接受“血亏”的大宇在学校的晾衣间蹲了半个多小时,临近傍晚,他第一次因为炒币亏钱哭了,“脑子一片空白。”

“每天没什么精神,上课也提不起兴趣,如行尸走肉一样。”大宇如此描述他爆仓后3个月的生活。最麻烦的是他经济上也开始拮据,手里没多少钱,一天20多块钱的食堂餐他也舍不得买,又不愿和爸妈张嘴,靠面包片蘸花生酱过了一段日子。

而今回想起来,大宇认为当时还是合约小白的他低估了市场,操作技术上的不成熟,“全凭运气。”那段时间也成了大宇一年的炒币生涯里的低谷时期,也是现在他做合约交易时“时刻提醒自己谨慎”的教训。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资金翻7倍后“膨胀”

大宇成为币民的路径和很多炒币玩家差不多。2018年初,区块链概念在网上大火,学市场营销的他顺着“区块链”一顿搜索,便知道了比特币。

如按图索骥般,大宇进了各种炒币群,“赢了会所嫩模”、“一币一别墅”扑面而来,“大空翼”、“宝二爷”这些币圈造富传奇的人物经历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去年2月,再也绷不住好奇心的大宇从2000多元的生活费里挤出几百块钱,买了人生中第一笔BTC,也由此正式成了一棵“新韭菜”,一路领教了币市的各种套路,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亏赚”起伏。

3月初,大宇把跟家里要来1万多元投了进去,重仓了EOS。他在EOS 时值8美元买入,结果一路走跌。“小白”大宇心疼手里的钱不断缩水,在EOS跌到3美元时割肉。

第二天,看着EOS还在跌,大宇觉得割对了。没想到仅过了2天,EOS开始暴涨,一度涨到25美元,“后悔啊,真是应了币圈那句老话,一买就跌,一卖就涨。” 大宇第一次体会到“踏空”这个投资词汇之形象。

炒币群里的热闹延续到了4月,群里很多人“喊单”某L币。大宇拿着手里剩下的六千多元,全仓买了该币种。

“当时的成本价在6毛多,我涨到四块多就卖了。”大宇手里的资金翻了7倍,变成了4万多,他觉得魔幻极了。

赚了钱的大宇,又在群里的喊单下入手了另一个P字打头的币种,6分钱买入后,一夜之间翻了4倍,他将部分利润卖出,手里的钱又多了几万。

大宇彻底迷上了数字货币,买入、看线、卖出,王者荣耀他也不玩了,淘宝他也不逛了,虽然每天还是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的“三点一线”,但他总忍不住拿出手机看盘。有时候女朋友和他说话,他都听不着。

赚钱时的兴奋状态被室友瞧见,人家不以为意,他也无所谓。

“别的同学发一小时传单,挣个十几二十块,业余时间送一个月外卖,赚几百块钱。我已经每天操作着几千块钱的币,运气好时能赚几千元甚至更多。”大宇在帖子中如此描述他当时的心态,他觉得自己是同学里“最有正事的人”。

用大宇现在的话说就是“膨胀了”。市场营销系的实践课上,他提出把比特币的案例写入项目策划书,立即遭到同学们的反对,“他们觉得很虚,比如我们班长,他就认为比特币不合法,不可能被国家认可。”他说,这是他身边同学们的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普遍看法。

事实上,通过投资、谋求财富在大学生大宇身上并非个案。2016年,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联合蚂蚁金服商学院、清研智库三方合作,发布了《中国青年财商认知与行为调查报告》。报告显示,90后大学生认知最高的是传统银行的理财产品和服务,其次是最新的互联网金融。

2017年至2018年,区块链、数字货币成为新经济热点,也蔓延至校园。在搜索引擎上,键入“大学生”、“炒币”这些关键词,各种“一夜暴富”的大学生炒币故事见诸报端,也吸引着更多的年轻人入场。

这样的案例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有媒体报道,在韩国也有“不思工作,只想炒币”年轻人,他们以期在数字货币的投资上获得比薪资更多的收益回报。

币价的不断变动刺激大宇,“当时就是想着赚了钱,能和女朋友一起出去玩,给她买裙子,买礼物,不用因为生活费少,而在节日或者她的生日时有焦虑。”

真的赚了钱时,女朋友早已离开,大宇反倒没了消费欲望,更多时候,他都待在宿舍里,买卖、交易、盯盘,期待着钱包里的数字变得更大。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误入资金盘5000元“归零”

大宇炒币的资金大多来自父母给他的生活费,他说,他的爸妈在家经营着小本生意,家里算是小康家庭,对于他炒币,父母不太理解,但也没做过多干涉,“就一条,不能因为炒币影响毕业,亏钱影响日常生活。”

这一条叮嘱未能胜过当时大宇对数字货币的“着魔”。在接连两次赚钱后,他把钱投进了EOS的合约交易,才有了那次最惨痛的教训。

除了谨慎操作合约外,他收获的另一个教训是“不荐币”。在赚钱“膨胀”后,他曾把他获得高回报的一个币种推荐给好友,“结果人家8000块钱投进去,亏得只剩下165元。”大宇过意不去,给好友转了4000元过去。

合约爆仓期间,大宇投的另一个“币”也让他亏得一毛不剩。

同样是因为“喊单”入场,一个打着农业有机食品的币种在群里被吹得响亮。大宇投了5000元进去,迟迟不见这个币上交易所,后来上了一个团队内部开发的APP。

“恐怕是遇到比拼‘跑得快’的传销盘了。”大宇意识到不对劲,但他没有及时止损,“万一逃出来了呢。”带着侥幸心理,他又等了一段时间,结果发现币根本提不出来,再次血本无归。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在币市连续遭遇滑铁卢后,大宇不甘心。手上的钱所剩无几,他看见了学校里贴着的校园贷广告,把能借到的所有贷款凑了近2万元,准备最后一搏。

当时正值FCoin出世,各群里都在喊单FT。想要捞本儿的大宇再次入场,FT翻了4倍后赶紧卖出。FCoin的营销也带火了各种交易所的平台币,他将资金转投平台币,在慢慢回血的过程中,心态逐渐平稳。

那之后,FCoin的交易挖矿很快凋落。总结过往时,大宇觉得,那些他听着别人“喊单”、上车跟投还赚了钱的项目,大多是撞上了大运。

最近,他发现,他投资过的那个P字打头的币又在市场上热闹起来,他在论坛的更新帖中写下了他的思考。

这个一度被他视作“幸运币”曾带着他大赚,但后来随着各种丑闻曝光,庄家和项目方翻脸砸盘,价格一落千丈,“2毛多一路跌到1毛,很多人抄底,然后没有反弹,一路跌到7分,又有人抄底,直到跌到1分,然后8厘,6厘,1厘……”

庄家在不断清洗中割了一茬又一茬韭菜,因此大宇把这些币种仍视作高度控盘的“山寨币”。现在,他只相信比特币的价值,这也是他如今专注通过合约交易“攒比特币”的原因。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炒币不为暴富,只想多种选择”

今年过年,大宇与同学、朋友聚餐,饭桌上大家又聊起炒币。那个曾经听了他的推荐炒币亏损的朋友,再也没碰过币。人家在银行实习,等待着父母走关系,只待毕业,直接就业。

大家聊着未来的规划,公务员、教师、考研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在父母的心目中,安安稳稳在公司里做个文员、白领,才是大宇应该追求的目标。

临近毕业,他的好友将去别的城市工作,五味杂陈的大宇在论坛里更新着自己的心情,“同学们都分散在四处实习,只有我自己不务正业,搞着周围人不理解的东西,家人不支持,朋友不理解,同学说违法,头都大。”

晚上熬夜盯盘时,大宇会突然羡慕起同学们的安逸、稳定,“特别是爆仓后,这种羡慕特别强烈。”

但他一旦开单,那种披挂上阵杀敌的感觉又会快速取代那些“羡慕感”,“套牢时的紧张和盈利平仓之后的喜悦形成强烈对比,不知道哪次就负伤了。”

大宇说,他炒币并非只是想一夜暴富,“钱和自由都很重要,朝九晚五是很安逸,但我总是不甘心,不想要早早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不想按父母希望的方式去生活。”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在论坛上书写他的炒币经历时,他也问自己,这种叛逆算不算他对现实生活的逃避?“可能还是没被现实打压的足够惨,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对于区块链和比特币,大宇没有很多的大道理,他对投资环节更感兴趣,对于研究庄家的动向头头是道。

尽管在炒币上赚的不多,更不像有的年轻人能一夜身家百万,但他说仍很感谢认识数字货币的日子,给了他另一种选择。

“现在是3月11号,距离我回学校还有80天,当下持仓2.81,希望可以在回学校的时候达成第一个小目标10个。”夜里9点,他敲完这些字,又点开了电脑屏幕上的K线图。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蜂巢财经News):

本文链接地址: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https://www.xiaojiucai.vip/398.html

  • 小韭菜-让投资回归理性
  • 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只为分享知识,不代表小韭菜支持或认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韭菜 » 大学生梦系“合约交易”求逆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韭菜 也要有大智慧

    小韭菜的自我修养小韭菜的自我提高